人生如茶,必要經過壹番恰到火候的熬制,才會真正有唇齒生津的韻味。如林語堂所說:“。”

山有突兀,造就了人錚錚的風骨,水可穿石,磨礪出堅強的柔韌。唯身居花木品禪意,心系山水悟菩提,知進退,慢煮初心,且安於執著,才可於峰回路轉處,看到柳暗花明瘦面針,只因心中所向,從來都沒有捷徑!

喜歡安生壹詞,是靜,而韻不止,隱有現世安穩之味,縱然有風動,依然可以裁得壹葉菩提,將偏安壹隅的美深諳在心中的桃源裏。從煙火小安,至盛世長安,都是在壹顆平常心裏獲得的圓滿。

心有靜水,安於奔波,卻不隨波,用心地來過,壹灣碧池自凈取舍,綻放淺喜,靜守深愛,把每壹天的狀態,都過成壹種明朗的情懷。

蓮開,驚覺夏已深,韻入骨髓。心,已素,不曾閑,荷風滋養著心蕊,從容地接納著每壹寸靜動相生的世味。驚心的事物,因為在記憶裏散發著動人心韻的余香,故而恒久,綿長……
老家的那個院落,是我還未成年時,弟兄三個分家,父母給分到我名下的。小小壹個院落,三間堂屋,兩間鍋屋(廚房)。後來,我考上大學,在外地工作,房子就壹直給父母住。如今,父母相繼過世,小院就成為空蕩探索四十課程、孤寂的院落。不少人都勸我把院子處理了,我卻從沒有動過此心思。那小院,是我魂之所系,每次回故鄉,都要打開院子的大門、二門,在院子裏看壹看,到屋子裏站壹站。寂靜的院落裏,或者花開,或者葉濃,都讓我瞬間恍惚,仿佛又回到父母健在的日子……

院中的堂屋,原來是三間草房,矮且窄。我幾次想把房子翻建,都被父親嚴厲制止。剛開始,是父親覺得我手裏壹直也不寬裕,不想給我增添負擔。後來,生活水平提高了,我也做了縣裏的領導幹部,回老家時看到父母仍然住草房,心裏愈加不是滋味。於是我又壹次鄭重地勸說父親,準備翻建房子,可是憑妳說啥,父親還是壹個不同意。我也急了,他也急了,爺兒倆很不愉快,這事就又擱那兒了。終於母親告訴我說,父親覺得我做領導幹部,可不要因蓋房子落下什麽不好的話柄。又過了壹年,我回家,父親突然和我說:三子,妳不是想翻建房子的嗎?建吧。父親和我說這話時,神情非常嚴肅,語氣非常鄭重,我很是納悶。當天中午,我在家陪父親吃午飯,爺兒倆喝了二兩酒,我就問父親,為什麽又改變主意,想翻建房子。他說,那天遇到村裏壹位退休的老鄉黨委書記,兩個人拉家常,說到房子的事情,老書記說,老哥啊,妳就壹根筋,妳沒有想到,現在村裏大都住瓦房了,妳還住這樣的草房子,人家會說妳的兒子不孝順,莫不會影響他的發展前途啊。

每每細想這壹段,都讓我感動:父親壹輩子最高職務只是村支部委員兼生產隊長,但是,他對當官起碼概念是那樣的明晰和堅定,就是不能貪,也不能沾。建房子,或者不建房子,父親既思慮著我的生活,更守護著我的前途,盡管是壹種擔心。那院落裏的磚瓦,都見證著壹位老父親的拳拳之心啊辦公室裝修工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