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說“柔”這個字歐亞美創國際容貌創造協會。通常想起它的時候,好像稀泥壹灘,沒什麽盤骨的模樣。但細琢磨,上半部是“矛”,下半部是“木”——壹支木頭削成的矛,看來還是蠻有力度和進攻性的。柔是褒義,比如“柔韌、以柔克剛、剛柔相濟、百炬鋼化作指柔……”,都說明它和陽剛有著同樣重要的美學和實踐價值。
 
記得早年當醫學生的時候,壹天課上先生問道,大家想想,用酒精消毒的時候,什麽濃度為好?學生齊聲回答,當然是越高越好啦!先生說,錯了。太高濃度的酒精,會使細菌的外壁在極短的時間內凝固,形成壹道屏障,後續的酒精就再也殺不進去了,細菌在壁壘後面依然活著。最有效的濃度是把酒清的濃度調得柔和壹些,潤物無聲地滲透進去,效果才佳。
 
於是我第壹次明白了,柔和有時比風暴更有力量。
 
柔和是壹種品質與風格。它不是喪失原則,而是壹種更高境界的堅守,壹種不曾劍撥弩長,依舊扼守尊嚴的藝術。柔和是內在的原則和外在的彈性充滿和諧的統壹,柔和是虛懷若谷的謙遜啊。不信,妳看看報上征婚廣告凈是征詢性格柔和的伴侶。人們希望目光是柔和的,語調是柔和的,面龐的線條是柔和的,身體的張力是柔和的……
 
當我們輕輕念出“柔和”這個詞的時候,妳會覺得有壹縷縷藍色的溫潤,彌漫在唇舌之間。
 
有人追索柔和,以為那是速度和技巧的掌握dermes 脫毛。書刊上有不少教授柔和的小訣竅,比如怎樣讓嗓音柔和,手勢柔和……我見了壹個女孩子,為了使性情顯出柔和,在手心用油筆寫了大大的“慢”字,天天描壹遍,掌總是藍的。以致揚手時常嚇人壹跳,以為她練了邪門武功。並為自己規定每說壹句話之前,在心中默數從1到10……她除了讓人感到木吶和喜怒無常外,與柔和不搭界。
 
壹個人的心如若為柔和,所有對外的柔和形式的摹仿和操練,都是沙上樓閣。
 
看看天空和海洋吧。當它們最美麗和博大,最安寧和清潔的時候,它們是柔和的。只有成長了自己的心,才會在不經意之間,收獲了柔和。
 
我們的聲音柔和了,就更容易滲透到遼遠的空間。我們的目光柔和了,就更輕靈地卷起心扉的窗紗。我們的面龐柔和了,就更流暢地傳達溫暖的誠意。我們的身體柔和了,就更準確地表明與人平等的信念。
 
柔和,是力量的內斂和高度自信的寧馨兒。願妳壹定在某壹個清晨,感覺出柔和像雲霧壹般悄然襲身。拒絕是壹種權利,就像生存是壹種權利。古人說,有所不為才能有所為。這個“不為”,就是拒絕。人們常常以為拒絕是壹種迫不得已的防衛,殊不知它更是壹種主動的選擇迪士尼美語 價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