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色的月季,開在院子的左側。此時,微風攜著細雨緩緩而至。那些白色的月季,有的含苞待放,有的還只是壹個小小的被綠葉包裹的花骨朵兒,有的已經在細雨的滋潤下次弟盛開。那幾朵已經開放的白色月季,像極了多愁善感、美貌與智慧並重的林妹妹。妳看,不是嗎?香體凝脂,含蕊芬芳如新香港,欲哭似笑,笑中垂淚,欲笑還羞。

那朵深紅色的月季,開得最是妖嬈華麗。秋風輕輕吹,細雨微微下。在和風細雨中,在漫地花光艷影中,只屬她壹人最光彩奪目,美得攝人魂魄。比芍藥更鮮艷,比牡丹更大氣,比茉莉更芬芳。她分明就是唐朝盛世下能歌善舞的楊貴妃,正值大好年華,正處於青春無敵,美貌無比的時光。讓人愛,讓人寵,讓人百次回眸也不厭。壹笑傾城,再笑傾國。

淡淡秋風,吹過我的臉龐,將百花盛世吹到我的面前。月季,就是花的女神,就是秋的神韻,就是秋的風采。秋,本來是落葉蕭蕭的季節,可是,秋也是花開繁盛的季節。有人說,秋風秋雨愁煞人,有人說,自己的情緒,才下眉頭,又上心頭。可是,秋,又是瓜果豐收的喜悅時節,又是壹年中的又壹個五彩斑斕的春季。

可不是嗎?妳看,妳看,院子裏那壹朵朵碗口大的紫荊花,像在燃燒的紫色的火焰,高掛天空,壹身正氣,威風凜凜,傲骨凜然,秋風,幾許寒涼,卻冷卻不了紫荊樹那顆永開不敗,四季常青的火熱之心。

妳看,妳看,院子裏那壹朵朵、壹團團、壹簇簇紅的、白的水君子,開得如火如荼,開得絢爛奪目,開得讓人的心兒也怒放起來免疫系統。它就像壹只只在樹上翩翩飛舞的彩蝶,燃燒著彩色的夢想,燃燒著彩色的芬芳,燃燒著彩色的美麗,燃燒著彩色的鬥誌。

妳看,妳看,院子裏那壹朵朵五顏六色的海棠,有的紅黃相間、有的粉紅中透著點點粉白、有的黃色和紅色水乳交融。秋天,就是壹個色彩繽紛、各種顏色與心情交匯的季節,就是壹個花開花滿天的季節,就是壹個妳濃我濃,醞釀深情的季節。

妳看,妳看,院子裏那壹朵朵顏色不同,形態各異的菊花。黃的大氣,紫的嬌艷,粉的可愛,白的純潔。讓人不禁沈醉其中,莞爾壹笑。菊花,秋的花王,秋的代表。菊花,像征著中華民族的正直不屈;像征著吉祥長壽、高雅純潔。菊花,不禁讓人想起了黃巢的詩句:“沖天香陣透長安,滿城盡帶黃金甲”,又讓人想起了陶淵明的詩句:“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”。從這些詩句中不難看出,菊花也是鬥士和歸隱的象征優思明